额~啊~啊~~啊~啊快用力,耽美纯肉受被做的失禁|神

时间:2019-11-08 17:06

三人的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名青年在旁边冷眼旁观,男的倨傲,女的冷漠,互拥围观。


“宁涛,我警告你,吴安月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这次是给你个教训,你要再敢骚扰她,下次我打断你的腿!”


两名如狼似虎的保镖打了几分钟,等到地上那名青年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后,边上站着的那名身穿衬衫的长头发青年才假声咳嗽了一声,屏退了两名保镖,满脸不屑的朝地面的青年勾了勾手指,略显得意的道。


衬衫男子岁数不大,约莫二十岁左右,但打扮的流里流气,一身范哲夕名牌,脖子上挂着一个大金链子,颇为不伦不类。


倒在地面上的宁涛很是狼狈,被两个保镖这般不知轻重的狂揍了一顿,浑身上下酸疼不已,身上更是脏兮兮的,有几处划伤,嘴角边还有大片的血渍,嘴唇磕破了。


“安月,是邵文林逼你的吗?你告诉我?”


尽管如此,宁涛对身上的伤势却视若无睹,一双目光紧紧的看着长头发青年旁边的女孩,情绪激动。


女孩看模样也仅有二十岁出头,稍显稚嫩的脸上抹着浓烟的粉彩,上身着收腰短衫,下身则是一个迷你超短裙,此时正偎依在长头发男子手臂上。


“嘿嘿,宁涛,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安月,你自己和他说吧,也好让这癞蛤蟆醒醒脑。”


长头发小青年手臂一伸,就搭在了女子肩膀上,顺势扭头在女孩脸上亲一口,嚣张至极。


被长发男子搂着的少女脸色微微一红,不过随后与男子含情脉脉的对视一眼,才深深吸了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宁涛面露厌恶的道。


“宁涛,我们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喜欢的人是邵文林,以后请你自重!”


“为什么?”


宁涛闻言瞳孔一散,话语喃喃,整个人一下子颓废许多。


“好,我今天就告诉你为什么,我们就要大学毕业了,就凭你什么都没有,怎么能给我幸福!邵文林可以给我买项链,给我买手机,他爸爸更是给我找好了工作,你能给我什么,什么都不能给我我还跟你费什么劲!”


吴安月越说越激动,看向宁涛的脸色也尽是鄙夷。


“安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是的,我以前确实不是这样的,但我现在发现我以前太傻了,宁涛,现实点吧,我承认你对我好,只是我们不合适,文林也已经见过我父母了,他们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


吴安月越说越激动,看向宁涛的眼神中鄙夷更重!


“好吧,我知道了。”


眼前这女人明明很熟悉,宁涛却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很陌生,此刻犹如丢了魂一样,目光中尽是失望。


“宁涛,现在你死心了吧,就凭你这乡巴佬还想占有安月,哼,我随便拿点钱也能砸死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我扒了你的皮!”


邵文林眼角翘起,整个人好像一个得胜将军,此刻略显狰狞。


说完又看了眼吴安月,故意挑衅般的大声道:“安悦,昨天你表现的不错,等到了东海,咱们去将你早就看中那个LV包买给你!”


宁涛闻言一震,猛然一抬头,看到吴安月略显含羞的神色,心中算是彻底明白了,以前的吴安月已经没有了。


他与吴安月认识四年,谈了两年的恋爱,两人从高中到大学,他只是才牵过对方的手。


这倒不是他古板,他也知道大学生出去开房很正常,只不过他一直认为吴安月很保守,想要等到结婚的时候,哪里想到对方……。


三人都是宁海中夏大学大四的学生,其实宁涛早在半年前就发现了异样,只不过他压根不敢往那里想。


邵文林是什么人?在中夏大学有名的花花公公,他根本就不相信吴安月能看上他。


只不过从大二暑假开始,吴安月就不再见他了,也不好好接他的电话,短信也不回,到她家里更是吃闭门羹。


再有几日便是开学的时间,宁涛为两人买了火车票,原本想要一起坐火车回学校,也正好将此事说开。


在他苦苦哀求下,对方终于答应在火车站见一面,哪里知道会有这个局面。


“看来爱情还是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尽管宁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感觉到一阵心痛。


“吴安月,你会后悔的!”


宁涛看了吴安月半天,神色动了动,脸上的表情才逐渐转冷,面色平静的道。


这一刻,其实在他心里,已经为两人的以前彻底画上了句号。


对方与他分手,他虽然心痛,也算是看的开!


只是那邵文林根本就不是真心的,现在也只是逢场作戏,两人在一起的结局不会太好。


吴安月与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彻底让他失望了。


“我就是后悔没有早与你分手,宁涛,我劝你以后还是认清事实吧,就算你毕业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没有工作,我想你以后跟他们没什么两样。”


吴安月皱了皱琼鼻,就指了指外面的地摊,嘲讽的说道。


跟着邵文林两个月,她算是尝到了什么叫做锦食衣帛,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感受到周围羡慕的目光,她感觉一切都值了。


现在她只想尽快与宁涛划清界限,免得让人误会。


“哈哈,安月说的不错,宁涛,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如果你毕业真找不到工作,要摆摊没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几千块钱!”


邵文林放肆的笑,满是赞赏的摸了摸吴安月的头发。


“文林,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们走吧,再晚恐怕到了东海就要天黑了。”吴安月缕一下秀发,娇声说道。


“没事,宝马很快的,还有专门的司机,等下你上车只管好好睡,养足精神,晚上才有力气干活!”


邵文林从兜中将宝马车钥匙掏出来,故意说道。


“讨厌了你,走吧!”


吴安月脸色绯红,伸出粉拳,象征性的打了邵文林几下。


第2章烛龙之眼


“好了,走了!”


邵文林一把捉住对方的粉拳,哈哈一笑,朝着宁涛晃了下车钥匙不屑道:“宁涛,知道这是什么吗?你一辈子也买不起的东西!”


丢下一句话,一男一女就再不停留,转身朝着路边的一辆宝马车而去。


按着宁涛的两名高大保镖也随之离去。多看宁涛一眼都没。


“狗男女!”


等到宝马车扬长而去,宁涛才淬了口唾液,身形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样也好,算是我宁涛看错了人!”


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宁涛仰面,喃喃自语。


只是在他的眼角,有一滴眼泪突兀而下,颇为刺眼。


他本身就属于比较豁达,坚毅的大男孩,自从十二岁时,父母出车祸双双离世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


这件事在之前他已经有了预感了,已经到了这份上了,看开看不开都要释然了。


“让往事随风走,我仍旧是我!”


宁涛抓起一旁的旅行包,拍了下身上的土,大吼了一句,就走出了巷子。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想来最近一定是遇到了不顺畅的事情了,买一个转运石吧,保个平安。”


刚走出巷子没多久,一名摆地摊的秃顶中年人就向着他招揽生意喊道。


对于秃顶中年人的话,宁涛嗤之以鼻。


就他这一身,任谁都能看出是遇到了什么事,不过一想到吴安月的话,还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


看到中年人面前所说的东西,宁涛随机面色古怪的嘀咕了一句“平安石?”


平安石最近在华夏很流行,其实就是些一般的玉石,上面被一些所谓的大师刻上点咒语什么的,据说能逢凶化吉。


“来看看吧小伙子,都是新进的货,相中了给你便宜点,大叔就剩下这点货了!”


看到宁涛有些心动,秃顶中年人眼睛一亮,就立刻来了兴趣。


“大叔,你这东西是玉石吗?我怎么感觉你在山上捡来的。”


秃顶中年人的摊位上石头很多,有不少看着像玉石的,还挂着穗子,宁涛则顺手拿起了边上压布的一块石头,打量起来,一脸的鄙夷。


他手中的这一块石头有些特别,大约有鸡蛋大小,通体很是光华,入手凉丝丝的,很重,一面白一黑,黑白分明。颇为奇特。


“大叔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能骗你,我告诉你啊,你手中拿的这一块,虽然不是玉石,但那更珍贵,那是烛龙之眼,我家的传家宝,我看你与他有缘,小兄弟要是喜欢,一百块拿走!”


秃头中年人看到宁涛对这个石很有兴趣,就信口开河地胡诌道。


其实他为了让小摊上的东西更丰富,平时在山上捡一些怪异的石头,搭配着卖,有时候很容易忽悠到外乡人,看到宁涛有兴趣,他更为卖力的推销开来。


“什么烛龙之眼,大叔,我是本地人,你少唬我,这本来就是个破石头,两块钱,不卖拉倒!”宁涛撇了撇嘴巴,眼睛眨也不眨的不屑道。


听到宁涛有买的意思,秃头中年人闻言心头一喜,这石头本就是他在山上捡来的,卖一个赚一个。


不过面上却装作肉痛的神色,苦着脸道:“哎呀,小伙子,你这砍价也太夸张了吧,看你是老乡,五块钱得了,最起码也让大叔中午吃顿面条!”


“好吧,全当支援你生意了!”


宁涛虽然没多少钱,但也不想在这几块钱上磨叨,大热的天,谁都不容易。


爽快的付了钱,宁涛就拿了那块石头离开了。


只是宁涛没有注意的是,由于他手上有血,不可避免的沾染在了石头上,随后那奇怪的石头上有微弱的暗光一闪。


由于宁涛买的是卧铺票,没有在车等太久,就从快速通道上登上了火车。


这种高级卧铺,一个房间只有两张,对立面的,是最好的。


原本他打算与吴安月一人一张,在进来的时候,他就将对方的那张给退了。


人都没了,那票几百块呢,对于不富裕的他来说,数额不小。


原本他还想将他的也退了,换成硬座。


只是一想到刚刚吴安月的话,他心一痛,就一个人上来了。


这两年,他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对方,所有做兼职赚的钱都给了对方,却落了这个下场。也是时候对自己好一点了。


房间不小,很宽敞,一个房间中就只有他一人。将旅行包放下后,他只感觉到头颅突然沉了起来,便在床上躺下了。


这一躺下,宁涛意识突然模糊起来,不自觉的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就连火车的启动,都不知道。


宁涛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个人面蛇身的怪物,赤红色,身长千里。


怪物闭着眼睛,他走近一看,那庞大的怪物突然睁开了眼睛。


两者对视的霎时间,宁涛只感觉从对方眼中射入两道金光,没入了他的眼中,之后他脑袋一阵刺痛,闷哼一声,就醒转过来。


睁开眼后,宁涛就感到眼睛很是酸痛模糊,下意识的揉了两下,心中嘀咕:“也没有打到眼睛啊。”


虽然被两名保镖揍了一顿,但他肯定对方没有打到眼睛,怎么疼了起来。


但那时,如果这时候有人现在能看到宁涛的眼睛,一定会惊呼出声!


在他的眼睛之中,竟然有两条丝线在游动,使他的眼睛很妖冶。


宁涛揉了几下,那种不适的感觉就消失了,随后他眼睛还明亮了一些。


便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首当其冲的一阵香风袭来,接着一个靓丽的美女就推门走了进来。


宁涛下意识的一抬头,看到来人,呼吸顿时一滞。眼神都直了。


女子年龄约莫二十六七岁,身着得体浅色的波西米亚手工碎花长裙,身材被长裙一裹,将一身玲珑的曲线衬托的堪称火爆。


衣服之上,露出的雪白玉颈与精致的锁骨。精致的面孔上简直就是完美。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