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太多了我给你添|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蔡璇

时间:2019-10-21 15:35

连忙缩下头,一颗心噗咚噗咚乱跳着,生怕陈姐将我误会成一个色鬼。


不过陈姐没骂我,很快就站起身来,将浴袍披到了身上,淡淡地瞥了我一眼,说道::“你是我见过按摩技术最好的人,即使是我这里资历最老的那位也比不上你。所以明天开始你就来上班吧,保底月薪一万,提成按百分之三十算。比其他人多百分之十。”


我是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事情,连忙鞠躬鞠躬答谢,生怕晚了陈姐就会反悔。


见我这副模样,陈姐琴笑了笑道:“真够可爱的?我还真怕一个冲动把你给吃掉呢。”


说着,陈姐忽然凑到我耳边,轻轻吹了一口热气,说道:“怎么样,要不来当姐姐的小情人如何?”


呃,这……


我哪里会想到陈姐竟然说这种话,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咯咯咯……真是太可爱了,姐姐就不逗你了,先回去睡个觉吧,走了。”说完,陈姐朝我抛了个媚眼,扭着腰离开了房间,留下一脸尴尬的我。


见陈姐离去,我松了一口气,瘫倒在了之前的床上。


“呃……这是什么?”


我的手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我下意识看了过去,只见床上似乎有点不对劲。


岛国动作片我也有看过一点,这是什么东西想想就能知道。


一想到刚才自己将陈美霖这种美女弄到了这步田地,我的心便砰砰直跳,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我不禁想起了同学有时候开玩笑时说的话,又想到了刚才陈姐离去时的模样,心想,该不会陈姐起了反应,然后去找地方自己解决了吧……


一想到陈姐有可能在床上,自己动手做着事,我的脸便不禁变得滚烫起来。


不过我很快也就释然了,想着得到这一份工作,那我爸爸的医药费就要着落了。


我的爸爸在前几天遭遇了车祸,当医院的人将缴费通知单拿到我面前时,我和后妈都懵了的。


八十万!整整八十万!这是我们家所有资产加起来都达不到的天文数字。


为了偿还债务,我决定利用上学之外的时间去做兼职,为这个家尽自己的一份力。


因为从小跟爷爷学过祖传的按摩术,所以我便决定找一家按摩洗浴中心的工作。正好在路上看到这家崇雅轩在应聘,于是就有了刚才那宛如梦一场的经历。


这里待遇倒是还可以,如果陈姐没有夸大其词的话,只要我做出成绩了,那收入一定相当可观。到那时,我爸的那些债务也就有着落了。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虽然是迫不得已的,但对此我还是抱着一些期待。


从我五岁懂事开始,爷爷便让我开始了练习,到了现在,已经是第十五个年头。对于自己的按摩技术,我有十足的信心。


……


第二天我刚去上班,陈姐一见到我,就喊道:“周炎,先别换衣服,跟我去见个客人。”


“哦。”陈姐是老板她怎么安排,我自然没反驳,点了点头跟在她身后。


看着陈姐今天穿了一身红云纹旗袍。


腰身掐得恰倒好处,多一分不成,少一分不成,我发现陈美霖总能把旗袍穿出别样的风韵。


旗袍在陈姐身上散发着热情似火的气质,活力万分且丰腴柔媚。旗袍上还别上了几朵娇小玉质的白兰花。


不得不说,陈姐的身材非常好,再加上尺寸恰到好处的旗袍,将身体的线条完美地勾勒了出来。随着她步伐的移动,那火辣的身材也散发出十足的魅力。死死地揪住了我的目光。


“一直跟在后面,是对姐姐感兴趣了吗?”


陈姐突然停了下来,向我靠近了两步,将我抵到了一旁的墙上。吐息如兰道:


“怎么样,想不想摸摸看?”


第4章:不可能


“不……我没有那种想法……”我吓了一跳,连忙摇头否认道。


虽然刚才我确实有一瞬间被陈姐傲人的身材吸引住了目光,但那也只是本能反应而已,我不可能对陈姐做那种事情。


陈姐微微一笑,将俏脸缓缓向我凑了过来,当离我的脸不足十厘米的时候。


陈姐吐息如兰:“真的……对姐姐没有兴趣吗?”


我红着脸,将脸别过了一旁。


陈姐不断朝我呼出热气,惹得我脑海一片空白,如果这个时候她继续出手的话,恐怕我就会沦陷了。


就在我额头开始微微见汗时,陈姐突然往后退了两步。


“好吧,能抵抗住姐姐的诱惑,想必等会服务客户时也不会乱来,这下我就放心了呢。”


看着我一脸呆滞的表情,陈姐笑了笑,接着对我说道:“我们崇雅轩有十个以阁命名的VIP房间,只有贵宾才能进去。”


说着,陈姐伸出手指向前面三米出的那道楠木门:“你的客人就在那绮罗阁当中,我们进去吧。”


我刚反应过来,陈姐便上前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间门,带着笑容走了进去,我则是赶忙跟在了她后面。


一进门,一道清亮的声音便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美霖,你怎么带了个小男生过来?不是要给我介绍厉害的按摩师吗?”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位成熟的美少妇一脸疑惑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这一看不要紧,直接就让我看呆了眼。那美少妇身穿一袭宝蓝色的一字领上衣,身材十分火辣,胸前的波澜壮阔更不用说。尤其是下半身被牛仔热裤紧裹着,那曼妙的弧度,几近完美的臀线,显露无疑。


鹅蛋脸,卧蝉眉,欲言又止的朱唇,典型的东方美女长相。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她眉宇间不经意散发出的孤傲,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明明就站在我的面前,却让我觉得与她的距离无比遥远。


陈姐走了上去,来到美少妇的身旁,在她那修长白皙的大腿上拍了一下,惹得美少妇一阵皱眉。


陈姐嫣然一笑,指着我说道:“他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按摩师,你可别看他年纪小,按摩技术可好了呢。”


“美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让男人碰我?”美少妇对陈姐不满地说道。


接着又伸手指向我,道:“更何况他这刚出社会的小年轻,按摩造诣能搞到哪里去?我可不要这个小菜鸟帮我按。赶紧给我另外找一个靠谱的过来。”


自己最拿手的绝活被人看扁,我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还不等陈姐开口,我便朝前迈出两步,毫不畏惧地看着美少妇,说道:“你凭什么说我按摩技术不行?”


我这句话一出,顿时让两个女人都愣住了。


陈姐最先反应过来,对我微怒道:“周炎,快住嘴。惹你蔡璇姐不高兴,你的手指可就没了。”


说完又转过头对美少妇笑道:“刚收的小孩子不懂事,惹璇子生气了。我这就找别人过来换掉他。”


“如果是寻常的痛经,随便来个按摩师都可以帮你缓解。但你这种程度的痛经,恐怕整个星海市,都没有三个人能通过按摩来缓解。”我冷笑道。


“你怎么会……”


那美少妇,也就是蔡璇。在听了我的话后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蔡璇这副样子也是在我意料之中。


我自信地笑了笑,接着说道:“你这严重的痛经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每次来例假的第三天开始,晚上半夜就会开始痛起来。而且还会伴随着冒冷汗,身体痉挛等症状发生。”


蔡璇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红唇,那双眸子中尽是震惊之色。半晌,蔡璇朝陈姐看了一眼,颤声道:“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陈姐倒吸一口凉气,看着我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就像是捡到宝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