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大炕上的肉体乱——一儿

时间:2019-10-15 16:28

「那有什么关系呢?」「妈,我觉得很可怕,那是乱伦耶。」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大炕上的肉体乱——一儿一女,性福一家人(骚话,三观不正)

「怎么?妈,你不觉得吗?乱伦难道不可怕吗?」

「那你说老虎可怕不可怕?」

「当然可怕了。」

「可是你也看到老虎被人训练成比猫咪还要乖巧的样了吧?」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大炕上的肉体乱——一儿一女,性福一家人(骚话,三观不正)

「这又说明什么呢?」

「说明即使是最可怕的事情,在某些人的身上,根本就不值一提!」

「妈妈这么说的意思是即使是乱伦那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是吗?」

「就是这个意思,关键是看我们能不能操控他,就像训练老虎一样,把可怕变化成可爱的节目!」「嘻嘻,我懂了,妈,你比喻的倒是很恰当啊。」

「所以呢?作为女儿你如果想要尝试男女性交的滋味就大胆的去尝试好了,至于和谁尝试大可不必太介怀。」「那么即使和爸爸尝试做爱,妈妈你也不会介意吗?」

「当然不会了,如果能有女儿你和妈妈一起取悦于爸爸的话,妈妈也会不再感觉孤独呢,就像是多了一个帮手一样的!」

「妈妈你的思想好前卫、好开放哦!」

「那是因为妈妈爱咱们全家所有的人嘛,我们家的人就应该相亲相爱才是嘛!而性爱无非也是爱的一种嘛,如果它能带给你,带给爸爸,还有我快乐,我们又何乐不为呢?「

「听妈妈这么说真想有机会尝试一下啊,妈,嘻嘻,其实我知道是你和爸爸商量好的吧?是不是你和爸爸商量好来做说客呀,说服我,是想撮合我和爸爸促成好事的吧?」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大炕上的肉体乱——一儿一女,性福一家人(骚话,三观不正)

「你这个鬼精灵,就会乱猜,说的是什么呀?哪有妈妈劝说自己女儿和她爸爸乱伦的呀?把妈妈当成拉皮条的吗?而且是拉老公和女儿的皮条哟。」

「可是妈妈一直是在劝说我不要介意被爸爸调戏哦,不过说真的,听妈妈这么说我实在是放心多了,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和爸爸勾搭成奸,妈妈也不会生气,是不是啊,嘻嘻,好开心啊。有你们这样的父母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嘻……」说完,女儿不由笑起来了。

「唉,你还说呢!有你这样的女儿才是妈妈修来的福气呢!原来以为要我撮合的,看来是多此一举了,作为现在的你就希望以后不要总霸占着你爸爸就好了,是不是啊?」

「那可不好说啊,妈妈,嘻嘻,不过我才不担心呢!不是还有哥哥呢嘛?妈妈不是还可以和哥哥在一起开心吗?」

「怎么?你都知道了?我和小良他的事情……」妈妈忽然觉得说错了话,急忙闭嘴。

「啊?什么?妈妈你和哥哥他……难道你们已经发生了母乱伦的行为了吗?」

「哦,这个嘛,哪有啊?」想要死不认账。

「嘻嘻,妈妈已经说出来了就不要再遮掩了,以刚刚妈妈对乱伦行为的宽容态度和方才劝说我和爸爸进行不伦的交合来判断,一定是的,怪不得妈妈希望我和爸爸也发生父女乱伦的行为,原来是妈妈已经是乱伦者了,为的是大家都下水,就不觉得那种行为有什么羞耻了是不是?」

「看你说的,你这么说妈妈可是没脸见人了,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推理的功力居然这么厉害。」

「本来就是嘛,而且我判断爸爸已经知道了你和哥哥的事情,作为赎罪和平衡,就想要我成为和爸爸乱伦的女儿,这样你和爸爸就互不亏欠了是吧?」

「好吧,我承认事情都是你说的那样,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就是我和你哥哥的事情是你爸爸同意那么做的,因为你哥哥他有恋母情结,经常为此手淫,为此才出此下策,也是为他的身体考虑,作为男孩,要对暗恋的对象有个正当的发泄,因此不存在赎罪的问题,至于你和爸爸,我觉得是你们父女两个的事情,你就那么不自信,不是因为喜欢你爸爸才调戏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