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总裁不要弄疼我

时间:2019-10-03 15:46

呸呸呸!”夏安安猛地推开了沈庄,直接用袖子擦了擦嘴,仿佛十分厌恶,“你姑奶奶的,我就该放你一个人去死。”


沈庄单手撑着自己的身体,一丝碎发搭在额前,却丝毫不改他原本利落干脆的气质,“夏安安,你还没发现吗?我只是在做你做过的事。”


他知道她叫夏安安?还知道她刚才出老千?


完蛋了,遇到难缠的角色了。可怜我一世英名都被这个男人毁了!


“先生,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今天帮了我,我打心眼里谢谢你,可是我现在有急事要办,刚才……咱们就算两清了,我走了。”夏安安极力维持平静地说道。


她离开,他没有阻拦,却看着那抹倔强的背影勾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夏安安,你一定会回来的。”


林岩一进来,就看见boss躺在地上,他心里一惊,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药丸递过去。


夏安安刚出赌场就迅速闪人,一想到恶趣味的男人,她就全身打哆嗦,恨不得回到酒店洗上七八遍的澡。


可是她回到宾馆却迟迟不见孙良的身影。


该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难道那个男人说得是真的?


越想心里越急,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他们两人出去从来不带手机,为的就是不想给别人任何抓住把柄的机会。


可这个习惯,眼下却成了阻碍,因为她找不到孙良了。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夏安安一个没拿稳手机落到了地上。


“还好没事。”她快速捡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


“今晚八点,锦绣酒店顶楼。”


“哎……”她还没开口,对方便迅速挂了电话。


嘟嘟嘟……


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黎明组织的人终于找上她了,看来她赢钱的消息走漏的很快啊。


可是,孙良的安危她还没办法确定,就这样把他抛下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


管不了了,她等了十三年就是为了今天,说什么她都要去,打定了主意,她靠在沙发上小憩。往事不堪回首,却总在她落寞的时候,如同小狗一样轻轻踏上她的心头!


十三年前,父亲意外跳楼,小叔继承了所有的财产,顺便连她的母亲都一并接手,却唯独把她丢了出去,一夜之间她从人人宠爱的大小姐变成流落街头的孤儿,没人知道在垃圾箱里翻东西吃的那种感觉,而她却深有体会。


当时她只有五岁,只知道饿,看见吃的会知道什么是脏和干净吗?


虽然她很小,不懂为什么深爱父亲的母亲会变成小叔的老婆,但是她很清楚,清高如父亲是绝对不会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的。


猛地一个惊醒,她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胸口也闷得发疼,果然还是不能去深思。


夏安安握紧拳头,看了眼时间,起身套上黑色的机车皮衣,拉上马丁靴的拉链,拎着今晚的战绩,整整五千万,这是她和孙良用命换来的钱。


锦绣酒店是整个澳门最高的建筑,夏安安推开天台的铁门,几个男人似乎等候她多时。


“夏小姐,带上吧。”一个男人递给夏安安一个眼罩。


她没有犹豫,直接带上眼罩,被几个人拽着胳膊不知道带到什么地方,下了电梯又上了车,看来锦绣酒店也只是中转站而已。


然而,此时她担心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孙良。


老天,你到底还要如何作弄我?来吧,来吧!我不会这么容易屈服!



第三章求你帮我

完全不知道自己处境的夏安安被带到一处陌生的地方,她还带着眼罩,只能用耳朵去感觉四周。


片刻之后,耳边出现一阵不紧不慢的皮鞋声,随之周围多出了一道呼吸,这呼吸似乎有些熟悉,但她说不上来哪里熟悉。


“夏小姐?”男人冷冽却不失柔和的嗓音响起。


眼睛看不见的夏安安,听觉格外的灵敏,她心里一惊迅速点头,“我叫夏安安,请问,我现在可以摘了这个碍事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