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床上的呻呤杨玉环,啊好深订到花心了啊|芳香依

时间:2019-10-03 15:34

回到小卖部以后,借着小卖部里明亮的灯光,李芳芳才发现老王受伤了。

只见老王掀开的衣服下面,肚子处又一块淤青。

文学

老王看到李芳芳在看自己,于是做出了一副痛苦却又强忍着的硬汉形象。

李芳芳看的又是担心又是难受,大眼睛里噙着泪水说:“王叔,你明明受伤了为什么要骗我!我现在就给你上药!”

李芳芳左看右看,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老王心中一动,之前是自己给小姑娘“看病”,现在轮到李芳芳了,这机会怎么能放过啊。

于是他告诉了李芳芳药箱的位置,李芳芳去取来药箱,又问老王自己该怎么做。

“这赵铁柱真不是个东西,小腹这块挨了他好几下。”

老王哼哼的说道,指了指自己的小腹,随后又往下指了指,告诉李芳芳这几个地方都被赵铁柱打过踢过。

“你帮我弄点酒精涂抹消消毒,然后上点红花油就行。”老王教李芳芳。

李芳芳嗯了一声,看着老王把上身衣服脱下来,露出了虽然不是很粗壮但也算肌肉分明的身体,看的李芳芳小脸一红。

“咋了,芳芳,以前没看过男人身体?”老王试探的问道。

李芳芳小声嗫嚅道:“也不是,村子里夏天很多男的都喜欢打赤膊。”

“那除了这些呢?”老王追问道。

“那就没有了,工厂里也有着装要求的,再怎么热也允许脱衣服。”李芳芳认真道。

这听的老王心里一喜,看样子李芳芳是个实打实的黄花闺女啊。

李芳芳的小手拿过酒精给老王的小腹涂抹上,随后小手开始稍微涂抹起来。

就在她打算把手收回去的时候,老王连忙伸出手按住了她的小手:“芳芳,这里多揉一会儿,这样才能消毒彻底,一会儿涂红花油的时候也要这样,这才能彻底把伤弄好。”

李芳芳点了点头,也没怀疑老王的话,于是那冰凉、纤细而修长的手指就在老王的腹部按摩起来。

老王看着李芳芳的手,越看越喜欢,感觉性感极了。

对比一下电脑里那些所谓女神啊模特的手,他发现李芳芳一点都不差,最重要的是还带着一丝少女才有的红嫩。

夜深人静的小卖部,一男一女做着这种事,别说是李芳芳了,换个稍微标志一点的女人老王也受不了啊。

裤裆里撑的难受,小王凶神恶煞的高高挺着,把裤子高高顶起来一块。

李芳芳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有些脸红的看着老王那块,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却也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能问,也不敢去看,只能时不时把羞涩的目光偷偷扫过去。

“啊,再往下一点,动作稍微大一点。”

老王享受着李芳芳的服务,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一边抽着气一边教李芳芳怎么做。

李芳芳乖巧的把手往下伸,随后说道:“王叔,下面是裤子了。”

老王心中嘿嘿一笑,解开了皮带扣,把裤子往下微微一脱,脸上故意做出纠结的样子:“唉,算了,丫头!你王叔伤的地方有点敏感,你别掺和了,我还是自己涂吧。”

于是他费力的去拿李芳芳手里的酒精,单纯的李芳芳看到老王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放心他自己来,连忙红着脸说自己没关系,还帮助老王把裤子往下面扒拉。

这裤子一扒拉,小王的狰狞顿时显得越发明显,李芳芳的脸庞不经意擦碰在那鼓起的裤子上,只感觉又硬又烫,弄的她浑身发软。

“对,就是这些黑毛的位置,痛的不行。”老王把李芳芳的手按在自己小兄弟的上面,李芳芳忍着羞涩动作着,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

“差不多了,芳芳,你再往下点。”

老王吞咽了一口口水,让李芳芳在往下一点,呼吸急促的李芳芳此时脑袋里有点晕乎乎的,老王怎么说就怎么做。

于是很快,她的手就碰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感受着手里的滚烫和坚硬,李芳芳吓的尖叫了一声,赶紧缩回手,有些惊恐的看着老王。

老王被李芳芳弄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干脆一下把裤子往下脱去,随着嘭的一声,小王凶狠的一下弹了出来,一股热气迎面扑向李芳芳。

娇弱的李芳芳脸色又红又白,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绵羊,她结结巴巴的问道:“王、王叔?这是什么啊。”

“别怕,男人身体就这样,你帮你叔揉一下吧,这地方生疼生疼的,赵铁柱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老王艰难的说着,他感觉只要李芳芳照着做,自己马上就可以把这小姑娘扑倒了。

李芳芳还是有点害怕,而且脸色羞红滚烫的可怕,她嗫嚅了小半天,小手碰了那东西两下,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老王叹了口气,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别把李芳芳吓着了,反正他也好好享受了一把小手的服务,干脆适可而止吧。

“算了,我自己来吧。”他连忙从李芳芳手里抢过酒精,象征性的麻利给自己上了一点,涂抹了两下,又敷衍的弄上红花油,就提起了裤子。

“王叔,对不起,我真没用。”

李芳芳红着脸有点后悔的说,暗道自己忘恩负义,人家王叔帮了自己呢,这么点小忙自己却都不愿意帮,还得人家自己来。

“没事,没事。”

老王狠狠提了口气,又一口气喝掉一杯凉茶,感觉火气降了一些,随后才问起了李芳芳家里的事。

李芳芳伤心的说:“我妈前段时间不知道染上什么脏东西,眼睛里一直流水,刚开始还没当回事,后来都影响到视力了,我们连忙到医院去检查,医院说是眼睛里面感染了,要开刀。”

“那可不是一笔小钱啊。”

老王感叹了一声,现在医院就是吸血的魔鬼。

“是啊,我们家努力了半天也没能凑到手术费,所以我就去问赵铁柱借了五千块钱。”

老王哼了一声:“恐怕他给你借钱也是不坏好心,否则赵铁柱真要是好人,就不会用借钱的事情威胁你,没准他一早就计划好了。”

经老王一番分析,李芳芳心里更加后怕了。


“你跟我具体说说你妈到底是什么情况吧,我看看我有没有办法帮帮你们。”老王开口说道。

要知道老王对李芳芳是真的喜欢啊,他可不打算只玩玩而已,而是想要拿给自己做媳妇的,自己一把年纪了要能把这么水灵的姑娘娶回家,那祖辈简直烧高香啊。

对自己未来的丈母娘,他肯定是要关心的了。

于是李芳芳具体说了一下她妈的症状,老王琢磨了一下。

“不对啊,我总感觉你妈妈的病情没有医院说的那么严重,怎么有点像一般的细菌感染呢。”

李芳芳眨着大大的杏眼:“可是这是医院说的啊,医院总不会乱说话吧?”

“那可不好说,你们去看的医院是什么医院,什么级别的?”老王冷静的问道。

“是我们县里的医院,好像是什么二乙级的。”

老王狠狠一拍手:“那就对了!二乙小医院什么的,真正懂点医院的都不会去看的,就骗的是你们这种不懂行情的人!芳芳你信不信,要是带你妈去三甲医院看,绝对没有这么严重。”

李芳芳就是一小地方的人,听到三甲医院什么的就有点发憷,可怜巴巴的看着老王。

老王哈哈一笑:“当然,也没必要去什么三甲医院了,你王叔就有土方法能帮你妈瞧瞧,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随后他又问李芳芳欠赵铁柱多少钱,拿出了五千块塞给李芳芳。

“王叔你这是干啥啊。”李芳芳慌乱道。

“给你你就拿着,你王叔暂时用不到钱,你先去跟赵铁柱把关系撇清,以后有钱了再慢慢还给你王叔就是。”老王说。

李芳芳还不愿意收。

老王一怒,趁机一巴掌狠狠抽在李芳芳挺翘的小屁股上,那手感和弹性简直让老王差点上天了。

“连你王叔的话都不听了是不?”他问道。

捂着又麻又痛的屁股,李芳芳只能害羞的答应了老王,感激的把钱收下,打算彻底撇清和赵铁柱的关系。

第二天,老王还是和以前一样打开了小卖部的门。

厂区里很是忙碌,时不时就会有人过来买瓶饮料啊面包什么的,甚至还真有些药店小卖部不分的小年轻跑来问老王卖不卖感冒药。

老王没好气的把他们赶走了,要是李芳芳的话,他没感冒药也要变出来给她,其他人嘛就算了。

中午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片凌乱的脚步声。

“就是这个老王开的小卖部,咱们砸了他!”

为首一个人叫道,听声音正是赵铁柱。

老王心中一惊,连忙跑了出来,迎面撞上五六个年轻人。

“你们要干啥,立刻给我退后,否则我报警了!”

老王大声吼道,巨大的嗓门传遍左邻右舍,也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赵铁柱狠狠的说道:“老王,记不记得昨天我跟你说的话,让你给我等着!今天我就要砸了你的破小卖部,老子看你以后还怎么在这电子厂附近待着。”

“别怕,出事我兜着,给我砸了。”

赵铁柱手一挥,顿时几个年轻人大叫着冲了过来。

老王也不是好惹的,二话不说,立马拿起门后一根用来顶房门的木棍,呼呼的左右抡了两圈,逼退了差点冲进店门的几个人。

“咋了,这是咋了,造**啊?”

“谁要砸老王的店,这是跟咱们街坊邻居过不去?”

“老王小卖部在咱电子厂开了这么多年了,童叟无欺,谁不知道老王是个老好人,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

只见左邻右舍,包子铺、服装店、音像店里冲出了各家街坊邻居,怒气冲冲的把赵铁柱一群人堵住了。

“你,你们特么的别找事啊,这是我和老王的私人恩怨!”

赵铁柱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老王人缘这么不错,竟然这么多人站出来给他说话。

“赵铁柱是吧,别说你是个小小的组长了,就算你是你们厂里的厂子,也不是咱们的领导,你敢动老王的店,咱们就打断你的狗腿!”

包子铺的大妈叫道,引起一阵附和。

赵铁柱一群人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立马抱头鼠窜,连句狠话都不敢撂下。

老王感激万分的四处给大家作揖,心里很舒畅,咱老王这辈子也没有白活!看到没,老好人就是这点好,人缘!

晚上关店以后,老王琢磨着买点酒来喝,却听到李芳芳在外面敲门。

他连忙欣喜的把李芳芳放了进来,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迫不及待的笑容。

这丫头看样子又是想要自己治病了!

李芳芳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叔,我来是想告诉你,我那个,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以后不用麻烦你给我看病了。”

老王顿时哑了火,砸砸嘴感觉可惜无比,不过还是连忙嘱咐些让她以后小心的话。

李芳芳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大眼睛渐渐红了:“王叔,赵铁柱说我借的是高利贷,现在利滚利,一万块钱都不够还……”

“这个该死的玩意儿!”老王大骂了一声,安慰了李芳芳几句,心里却琢磨着怎么收拾这个赵铁柱。

就在此时李芳芳的手机又响了,赵铁柱带着得意的声音从里面响了起来。

“李芳芳,想不想让我给你免掉利息?想的话现在就给我来厂子后面的小树林,我们详谈。”

李芳芳已经不再相信赵铁柱的话了,哪里敢去,求助的看着老王。

老王顺势把李芳芳搂在怀里,李芳芳身体僵硬了一下却也没有反抗,老王安慰道:“没事,他想见你我就跟你一起去,我倒要看看这家伙想耍什么花招!”

有了老王的保证,李芳芳心里又有了主心骨,于是大着胆子跟着老王,一路朝昨天晚上的老地方走去。

赵铁柱在小树林里等的心焦,这老王他是不怎么敢招惹了,但李芳芳他是不会放过的。

这小娘们还不起钱,只要自己用高利贷一威胁,肯定能行,到时候连逼带威胁,随便就能吓唬住她。

想着晚上自己可能可以在酒店里将李芳芳压在身下,赵铁柱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你这个不怀好意的畜生。”

老王的声音冷不丁从林子里冒了出来,随后两个人走了出来,吓了赵铁柱一跳。

“你他妈怎么又来了?阴魂不散!”

看到老王的那一刻,赵铁柱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