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捉襟见肘 唔,不要塞了 够了_王天成叶小晶

时间:2019-10-01 09:00

广告做的俗一点儿这大家都能接受,可千万别恶俗,恶俗的东西让人大跌眼镜不说,而且准保反胃。”


“那你觉得什么是恶俗?”


“假装高雅就是恶俗!”王天成斩钉截铁地说道,“给你举个例子,看过‘大渍洗衣粉’的电视广告吧?”


叶小晶眨了眨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地球人都看过。”


“看过就好,这篇广告恶俗指数至少三个星。你就看那画面,某‘光头’影星装模作样摇头晃脑的,一会儿在东家神侃,一会儿又流蹿到西家闲聊。四十多岁的年纪还装嫩不已,广告里那些家庭主妇也一个个就跟弱智似的,还没见他怎么忽悠,就纷纷表示由衷的支持。接下来的一试,果然厉害——有大渍,没污渍!”王天成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兀自点评道,“就这广告跟旧社会天桥卖狗皮膏药的一比那可差远了,人家虽然自卖自夸,但人家至少敞亮,至少专业。借用电影《疯狂的石头》里面的一句台词,‘干我们这行,有智商才能上档次!’一定得送给那些恶俗广告的创意人共勉。”


叶小晶不由自主地笑了,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了夜空。


“要是这么说,我也给你举个例子。”她停下了脚步,煞有介事地说道,“有一天我看视,画面是一个花白胡子的外国人站在一个山谷旁,用生硬的中国话向山谷对面的朋友打招呼:喂,你好吗?一开始还觉得这声音底气十足,可直到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不是喊对面的人,而是喊自己的肚子——胃,你好吗?!”叶小晶一边说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学着广告中的样子。


“恶俗指数四星级。”王天成强忍住笑,“你说的这个广告我看过,用老外来忽悠中国人,真是太有才了。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化如此博大精深,谐音居然也能用来如此这般扯淡,我真是服了这些人了!”


“那……有没有五星级的?”叶小晶笑着问。


“有道是有……”王天成挠了挠头,“就是有点儿不太好意说……”


“你快说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叶小晶拉着他的袖子,撒着娇不依不饶。


“那好吧!”王天成轻轻地拽回了自己的衣袖,然后目视前方边走边说,“是一对歌星夫妇拍的,我一说你准知道,广告是语是‘女炎洁,洗洗更健康’。本来是一个消费者有些隐讳的商品,还理直气状地用一种唯恐天下人都不知道的方式说出来,恶俗指数绝对够得上五星级吧?”


王天成说完,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叶小晶。


叶小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点微微发红,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默不作声地低头走着。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你放心吧师父,我一定答应你。广告恶俗一点不是错,可拿出来吓唬人就不对了。”


王天成笑了笑没吭声。


叶小晶又拽住了他的衣袖,调皮地问道:“那你……是不是同意收下我这个徒弟了!”


“都这么大人了,别拉拉扯扯的。”王天成故意卖着关子,“你的志向这么伟大,我哪敢收你当徒弟呀?要不还是你给我当老师得了?”


叶小晶噘着嘴,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用低低的声音喃喃地说:“师父,求求你了……”


“跟我能学出什么好来,你就不怕被我带坏了?”


叶小晶腆起胸脯作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那我就破罐破摔——当个一臭万年的广告人!”


王天成指了指自己的衣袖:“那你现在赶紧先给我签个名吧!万一等你出名那天该不认识我了。”


“你放心吧师父,我出名那天肯定让你当我的经纪人,所有和我有关的事都你定!”


王天成老气横秋地笑道:“看你这分孝心的份上,我也受受累,也尝一回当人老师的感觉!”


“说话算数?不许骗人!”叶小晶煞有其事的伸出小拇指,“咱们拉勾!”


王天成看着她摇了摇头,无奈地伸出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叶小晶嘴上边说,边晃动着俩人勾在一起的手。


王天成望着眼前的情景,猛然间有了一种阔别已久的朦胧与悸动。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经历。那份早已逝去的爱就在那一瞬间苏醒,一种莫名的温暖在不知不觉地向全身蔓延。王天成的目光恍惚了,刹那间,眼前的叶小晶仿佛幻化成了那个让自己曾经浮想联翩、魂牵梦萦的初恋……


“师父,你没事吧?”叶小晶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噢,没什么!”王天成匆匆松开了手,自言自语地说,“我在想,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变的……”


夏天的北京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热浪弥漫,蒸腾在每一个角落,整个城市也仿佛是一个架在巨大火炉上的蒸笼,呆滞闷骚的空气让人一阵阵地窒息。天空就像永远都罩着一层黄色的薄雾一样,始终难觅蓝天白云的景象。黄昏来临,烈日终于极不情愿地从大地上空滚蛋了,空气这才稍稍活跃了一点儿,带走几了分烦躁和酷热。


过了一会儿,夜幕又赶走了黄昏。街道上华灯初上,横贯南北的王府井大街霓虹闪烁亮如白昼,街道两侧的橱窗里散发着诱人的商业气息,不时有牵手的恋人,外来的游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国内国外的各色人等在橱窗前驻足观望,交头接耳。


夜深了,人流渐渐散去,这条平日里难得安宁的商业金街似乎也在宁静的夜色下得到了片刻的歇息。


天伦王朝饭店就坐落在繁华的王府井商业区。此时,在它的一间客房里,弗兰克正赤裸着上身平静地靠在床头。他左手拿着电视遥控器在不停地调着台,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随着那不断变换的画面忽明忽暗。房间里的中央空调正大口地喷着冷气,试图为房客打造出一个凉爽惬意的世外桃源。


洗手间里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一个女孩儿清脆的声音透过水声传了出来:“公司所有重要客户的资料我都掌握了,而且该接洽的也都接洽上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听了那女人的话,弗兰克神情傲慢地向洗手间的方向瞥了一眼,嘴角微微地动了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随之得意地抽搐了几下。


水声停了,客房里马上静了下来。洗手间里走出一个清新脱俗,一尘不染的漂亮女孩儿。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地散落在脑后,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千娇百媚,一条洁白的浴巾裹住她高挑丰盈的身体,脸颊由于刚刚沐浴的缘故,显得更加细嫩红润。


这个恰似出水芙蓉般的女孩儿竟然是——叶小晶。


弗兰克眯着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叶小晶,脸上也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一丝笑意:“这一段时间委曲你了,王天成没什么察觉吧?”


“应该不会吧!”叶小晶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笑着说,“你别忘了,我学过表演!”


弗兰克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边作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掌控整个客户部只是我全盘计划的第一步,只有在你全面接管了客户部之后,我们才能有效地实施下一步,也才会获取更大的利益。”


“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叶小晶挺起胸膛,傲然地甩了一下头发。


王天成此时也斜靠在床头上,手里捧着一本《国际广告》漫无目的的胡乱翻着。


这一段时间,他不仅把自己对广告和营销的知识倾囊传授给了叶小晶,而且还把公司的几个重要客户介绍给了她认识。


王天成认为,漂亮的女人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美人。美人爱英雄,这种女人喜欢男人那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勇武豪迈;另一类是佳人。佳人爱才子,这类女人青睐那种才高八斗,满腹经纶的杰出气质。王天成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是才子,但他认为叶小晶绝对属于那种不折不扣的佳人。


通过这一段不短不长的近距离接触,他从叶小晶的身上始终能发现自己初恋情人的影子,她们竟然是那么相像。叶小晶喜欢吃肯德基的“草莓圣代”,喜欢喝可口可乐的“酷儿”,热衷于王家卫的电影,愿意逛秀水街……


王天成对叶小晶就像对待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体贴呵护、关爱倍至,他们一起加班、吃饭、开会、拜访客户,并穿梭在这个都市的每一个街头巷尾。叶小晶对王天成更是尊崇有加,惟命是从,这也让王天成的自尊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自己也说不清对叶小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叶小晶,还是想找回自己曾经的那一段初恋……


王天成盯着杂志又看了一会儿,可注意力仍旧无法集中。他颓然放下杂志,从床上下了地,打开自己的皮包掏出一盒烟,然后抽出一支点燃,烟雾立刻在脸的上方缓缓升腾起来。


他在屋里转了几圈,然后走进客厅,百无聊赖地翻出一盘片名叫做《蝴蝶效应》的DVD光碟,打开电视和碟机心不在焉地看了起来。


一会儿工夫,那支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的香烟已慢慢燃尽,可他却毫无察觉。突然,他夹着香烟的胳膊猛地哆嗦了一下,就像被什么东西咬了手指一样。那只桔黄色的过滤嘴不由自主地从手中滑落,先是掉在了沙发上,然后又被他飞快地弹到了地上。


他急忙蹲下身子,扒拉几下沙发上被烟头烫过的地方,然后迅速捡起掉在地上还在冒着烟的烟头扔进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他又在沙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垂头丧气地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关了电视。就在他站起身准备回屋睡觉的时候,不知是自觉还是不自觉地瞥见了那个静静地躺在茶几上的手机。他缓缓地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机,略带迟疑地拨了一个号码……


叶小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弗兰克极其厌烦地皱了皱眉。


“喂,是师父啊!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叶小晶在拿起手机的同时按下了接听键,瞬间又恢复了往日那种甜美调皮的语调。


听到这儿,弗兰克不禁心头一颤,脸色倏忽间又阴沉了下来。


“什么……想我了?你可别想出病来!”叶小晶笑道,“没事,明天就能见到活的了……噢,你真没事啊?那好,明天见……好……晚安!”


叶小晶放下电话,若无其事地对弗兰克说:“是王天成,说没什么事,就是随便打个电话。”


弗兰克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目光中又恢复了往日的那种阴冷:“他对你可真够关心的,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是不是日久生情喜欢上你了?”

叶小晶冷笑一声,不屑地揄讽道:“这出‘无间道’是你一手策划的,又不是我主动非要演的。再说了,就算他喜欢我又怎么样?别忘了,有妻子的是你而不是王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