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最强农民

时间:2019-09-30 08:32

那个红点是任脉上的重要穴位,膻中穴。被桃花放大后有黄豆粒大了。


就是它了。


“臭海龟,死来。”我一手格开来拳,一拳打了出去。


嘭!


这一拳奇快无比,一下就打中了王四海的膻中穴。


伴着痛苦的闷哼,王四海连连后退。


轰!


他连退了七八,还是没站稳,仰摔而倒,砸得地面一阵颤动。


四周一片死寂,牛大力他们连呼吸都停止了,眼珠子快爆了。


“黑娃,你真棒。”苏亦涵尖叫扑了过来,紧紧的抱着我。


这是一个非常给力的熊抱,她饱满的胸脯又紧紧地挨上我了。


真的很舒服。加上少女体香的刺激,我小腹越来越热。


“亦涵姐姐,别怕,黑娃保护你。”我用力搂着她,小腹紧紧的贴在一起,闻着醉人的体香,蹭着小腹,我快醉了。


“黑娃,我们走。”苏亦涵双颊泛红,急忙松开,拉着我向门口走去。


“臭海龟,你敢要黑娃家的牛,黑娃就打你。”我拉着苏亦涵折了回去,踢了王四海几脚。


“傻东西,你敢羞辱海爷,老子饶不了你。”王四海双颊扭曲,不停的挣扎着,就是爬不起来。


膻中穴是要害,没残废就很走运了。


“你再欺负嫂子和亦涵姐姐,黑娃把你打成死老虎。”我一拳打倒王四虎,扫了牛大力几人一眼,拉着苏亦涵,扬场而去。


“黑娃,你好man哦!”苏亦涵满眼温柔的看着我。


“亦涵姐姐,啥子是蛮?”我傻乎乎的看着她。


“就是很厉害哦!”苏亦涵扑哧笑了,支起脚架,推着摩托向坝子边走去。


“亦涵姐姐,等等黑娃。”我牵着牛,赶紧跟了上去。


“黑娃,你这样厉害,以后别放牛了,跟亦涵姐姐当保镖,好不好?”苏亦涵姐推着摩托,和我并肩漫步。


“啥是保镖?”我傻装。


“傻得很,就像刚才那样,有人欺负亦涵姐姐,你就保护我。以后你每天跟着亦涵姐姐,我每个月给你600块,好不好?”苏亦涵温柔的抚着我的头。


“黑娃不知道。”我用力摇头,心里却激动得不要不要的,以后天天跟着她,随时都能占便宜,一个月还有600块,太爽了。


“真是的,和你说这个,全是白说。”苏亦涵一手推车,从裤兜里掏出玫瑰金色的苹果手机,急忙打给嫂子。


她没半点隐瞒,坦率的说了之前的一切经过。


说完之后,开门见山的说了她的想法,要请我当保镖,问嫂子有什么打算。


嫂子那边,好像沉默了,没表态。


“雪梅,黑娃这样厉害,天天让他放牛,太浪费了。村里的情况,你比我清楚,有黑娃帮我,我就不怕王家的人了。他能发挥自己的长处,又能赚钱,挺好的啊。”苏亦涵激动说。


我靠近了一点,能听见嫂子说话的声音:


“亦涵,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样一来,黑娃就和王家彻底对立了。王家的人,是不会放过黑娃的。”


“雪梅,你糊涂啊!别开钱和泡枣的事不说,黑娃已经打了王四虎和王四海两人,已经没法善了了。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真正的打击王家的嚣张气焰。”苏亦涵苦口婆心的说。


“亦涵,不好意思啊!这事儿太大了,我得想想。”嫂子的声音显得很犹豫,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定主意了。


“这样吧!你以后别出去干活了,专门放牛。我每个月给黑娃一千块钱,差不多够你们花销了。你好好考虑下,我等你的消息。”苏亦涵掐了电话。


“亦涵姐姐,你生嫂子的气啦?”我有点小紧张,要是她们两人因为这件事掐起来,我夹在中间最恼火。


“傻黑娃,亦涵姐姐没这样小气呢。再说了,你嫂子说得也对,你是陈家的独苗,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们都没法向陈家的先人交代。”苏亦涵扑哧笑了,温柔的拍拍我的头。


“亦涵姐姐,要是黑娃不当你的保镖,你会不会生气?”我抓着她的小手,紧张的问。


“当然不会。那你为啥不愿意当亦涵姐姐的保镖?”苏亦涵双颊微红,甩开我的爪子。


“怕嫂子生气。”我傻傻的说。


“傻黑娃,别胡思乱想了。要是你嫂子不同意,亦涵姐姐不会强迫你的。你去放牛吧,我走了。”苏亦涵叹了口气,骑上摩托,绝尘而去。


她真生气了?


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的秀丽身影,我心里浮起一丝淡淡的失落。


这会儿太阳已经很大了。


我找了一个树木多,青草茂密的山坡,把牛放了,它们吃草,我在林子里歇凉。


迷迷糊糊的,我在草地上睡着了。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到了一片广阔的桃林里。那儿种着许许多多的黑桃,有的黑桃居然有饭碗那样大,桃尖还闪着金光。


我想摘一个尝尝,刚伸出爪子,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棒,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睛一看,还是躺在之前的草地上。


哞!


牛已经吃饱了,亲昵的偎在一起。


我感觉这一公一母的两头牛,有点像我和嫂子一般,相互依偎,相依为命。


“乖牛儿,别叫。小爷现在就牵你们去泡水。”我拍了拍母牛的脑袋,牵着它们向坡脚走去。


我路过一片茂密的矮树林时,林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放嗲的声音:


“叔,你别猴急嘛!这样不舒服,等里头有水了再进去。”


野战?


我心里一动,赶紧把牛拴好,躬着身子,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

矮树林旁边有一片半人高的狗尾草。声音正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我摸到狗尾草旁边,蹲下身子扒开了狗尾草,伸长脖子望了过去。


看清草丛里的人,我一下就蒙了。


是张桂兰和王大山。


张桂兰虽在结婚了,男人是个小包头工,经常不回家。她二十六七岁,需求比较大,受不了了找野男人,可以理解。


可她咋会找王大山这种老不死的?就算能硬,估计也弄几不了几下,刚进去就丢了,还不如自己解决。


王大山这老不死的也奇怪,一把年纪了,耍女人就算了,还学年轻人玩新潮,跑到草丛里打野战。


张桂兰不让进,王大山急眼了。


“小妖精,别吊老子胃口。”王大山扒开张桂兰的小手,分开白生生的粉腿,脱了自己的裤子,撅起老屁股压了下去。


“叔,你越来越坏了。”张桂兰吃吃的笑了,一指戳在王大山额头上,圆滚滚的屁股一扭,避开了老家伙的侵略。


“你这个小妖精,成心的吧?”王大山没戳进去,气得直咬牙,一巴掌抽在张桂兰屁股上。


“叔,你好自私哦,只图自己舒服。你现在进去,一会儿就完事了。我就惨喽,刚有感觉。”张桂兰抓起王大山的鸡爪子放进裙子,喘息着按了起来。


“小妖精,我要的东西,弄到了没?”王大山撩起裙子,一只手抓一个,猥琐地笑着,把玩了起来。


咕噜!


好白啊!


我是第一次看见张桂兰的,没想到她的这样白,虽然没嫂子的大,也差不了多少,圆鼓鼓的,在王大山的爪子里不停的变幻着形状。


“叔,这药很贵哦。你真的要?”张桂兰扳开王大山的腿,小手移了下去,抓在手里按了起来。


“老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陆雪梅那个贱人,不识抬举,必须办了她。她吃了药之后,别说是男人,见到公狗也会扑上去。”王山大咬牙切齿的说。


“那行,我已经和别人说好了,你真要,就给个优惠价,3800一颗。你要几颗?”张桂兰脱了裙子铺地草地上。


“先拿两颗,效果好的话,以后用同样的办法收拾苏亦涵那小贱人。毛都没长齐,还要和老子叫板,去他妈的。”王大山阴声说。


“叔,你的事儿,小兰给你弄妥了,我家果园的事?”张桂兰勾住王大山的脑袋,仰起身子放进他嘴里。


“只要药有效,办了陆雪梅那贱人。你家的果园,想包多久就包多久。”王大山依依不舍的松开,霸气的说。


“叔,你真好,让小兰好好的服侍你吧。”张桂兰一把推倒王大山,趴在腿上忙碌了起来。


“小妖精,你还会这个啊!好舒服,用力点。”王大山兴奋得抖了起来,一抚着张桂兰的金色长发,一手揉捏着。


张桂兰趴在草地上,屁股高高的抬了起来,两腿微微分开,正好对着我。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身体阵阵发热,正要扒开裤子松快松快,那里一下就有反应了,一阵乱晃。


我反而蒙圈了。


看着嫂子的没动静,抱着苏亦涵也没感觉,这会儿看了张桂兰的,一下就起来了。


我越来越难受了,准备自己解决。


“小妖精,啊……好厉害哦!”王大山发出了兴奋的叫唤,身子不停的颤抖着,跟打摆子似的。


“叔,舒服吧!你帮了小兰,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只要你喜欢,小兰以后经常服侍你。”张桂兰汗流浃背的坐在草地上,抓在手里疯狂的动作着。


跟着手上的动作,身体不停的晃动。白花花的身子,跟着疯狂的跳跃,荡起了勾魂的波涛。


王大山叫唤着,很快就完事了。


“真他妈的舒服啊!小妖精,你把叔伺候舒服了,我帮你来吧。”王大山喘着粗气坐了起来,分开了张桂兰的粉腿。


“叔,别来,我的大姨妈快到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张桂兰抓过王大山的裤衩,胡乱的擦了几下。


我大感失望,赶紧溜了。


张桂兰的手段,让我开了眼。


明明嫌弃王大山老而无用,没法让她满足,假装让他耍,结果几下就给他折腾出来了,没陪上身子,目的也达到了。


这男人的本钱都没有,还耍毛啊!


王大山满面春风的走了,却不见张桂兰出来。


我愣住了。


她说时间不早了,要回去,却不见她的影子。


我又折了回去,发现狗尾草不停的晃动,里面响起了张桂兰的叫唤声。


我急忙扒开狗尾草,伸长脖子望了过去。


她在自己解决。


这女人真狠,咬牙忍着也不给王大山那老不死的,宁愿自己解决。


看着张桂兰的小手不停的动来动去,我一下就兴奋起来了,又不敢乱动。


我灵机一动,从另一个方向跑了进去,装着没看见她,一把扒了裤子,撅着屁股蹲了下去,装作要大便。


我是背对张桂兰的,蹲下的动作很慢,故意让她看见我的。


估计张桂兰真看见了,我刚蹲下身子,她就迫不及待的问:


“傻子,是不是你?”


“啊……桂兰姐,你咋在这儿?”我急忙扭过头,傻傻的问。


“桂兰姐小肚皮痛,正在揉呢!你这个臭东西跑进来,吓了桂兰姐一跳……啊,好痛!黑娃,你手劲大,帮桂兰姐揉几下。”张桂兰撩起裙子,分开了粉腿,直直看着我的小腹。


“黑娃要粑粑。”我傻笑说。


“臭黑娃,桂兰姐痛得难受,按几下就好了。你拉粑粑,等会儿嘛。”张桂兰爬了过来,抓起我的爪子按在小腹上,闭上眼睛,喘息着动作了起来。


好舒服啊!


小腹很柔软,嫩滑滑的,手感很舒服。


张桂兰引导着我的爪子向下面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