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下美妇_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幽

时间:2019-11-08 17:09

「什麽事啊?」看她们好像有什麽事要跟她说,她便先开口问了。

「喔!就是阿!这个周末有约了某高校的男学生,要一起去海边玩,一起去吧!」洪千千乾脆自己说了,她就知道,交代援援的事让她最不放心,经常忘东忘西的。

办公桌下美妇_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幽魅阎殿┌☆(限)(千年之恋)

夜水灵听了不经眉头微皱,因为好友们说的就是现在所谓的联谊活动,她们读的是女校,很难认识到男学生,所以就会约别校的男生出来,表面是互相交流,其实是认识有缘在一起的人。

话虽这麽说,但她心理明白,这场活动一定是好友为她而办的,因为她那两个好友都已经名花有主了,所以一定是想要帮她牵线,只是她已经累了……

拒绝道:「不了,都已经这麽多次了,解果还不是都一样,我相信这次也是。」够了,她已经没有多馀的勇气,在让人一在的退货和伤害。

办公桌下美妇_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幽魅阎殿┌☆(限)(千年之恋)

经过了这麽多次,她已经想通了,强要来的爱情是不会幸福的,只会彼此的伤害,这点是她在明白不过的,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听天犹命了。

「小灵?」奇怪,真的太奇怪了,以前的她都一定二话不说就答应,可是今天的她却……拒绝?援援摸了摸她的额头,在摸摸自己的,「没有发烧阿!难道是吃错药了?!」

夜水灵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没有发烧也没有吃药好吗!」

洪千千听了开玩笑的说。「没吃药?就是没吃药才不正常阿!」

唉!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的不正常的应该是她那两个好友才对,真是受不了她们两个还真会一搭一唱啊。

话先说在前,「反正我不去,要去你们就自己去吧!」她坚决的说。

「不行啦!这个联谊是特别为你办的,少了你就没意义了。」主角不去,那她们这些配角去干嘛?

好友不放弃的硬是想要拉她去,使出三寸不烂之舌。

办公桌下美妇_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幽魅阎殿┌☆(限)(千年之恋)

「不然你就当成是大家一起去海边玩阿!就不要想太多了。」千千说服的道。

援援也跟著在一旁帮腔。「对阿!对阿!说不定你玩回来後就会比较好睡呢!」累了就比较容易入睡,也比较不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说到会比较好睡,夜水灵开始犹豫了,因为她最近真的被那奇怪的「春梦」扰的不得安眠,精神也越来越差。

那就当作是和朋友一起去玩一天好了,心情放松後说不定就不会在作梦了。

「那好吧!只有这次喔!之後就不要在帮我办这种活动了。」她不在需要了。

两位好友听闻,小灵答应了,立刻围在一起,拉著她的手不停的跳。「YA!太好了……」

「那就礼拜天早上十点,约在校门口见吧!」千千说出时间和地点。

「嗯。」

◆ ◆ ◆ ◆ ◆ ◆ ◆ ◆ ◆

学校放学钟声响起。

「小灵!我今天放学有事,所以不能跟你一起走了。」援援不好意思的说。

前世今生☆之☆千年之恋 (三)

「嗯!没关系拉!你去忙你的,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夜水灵无要紧的道。

「那你自己回去要小心喔!我先走了。」陈援援拿起书包就要往教室门口走去。

「好,掰掰。」她挥挥手。

「掰掰。」

就这样夜水灵背著书包独自走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因为是放学时间,所以可以看见公车站牌前,等了一推要撘公车的学生和上班族挤破了头,就是硬要挤上公车,谁也不让谁的拼命挤,抢位子。

每辆公车几乎都是爆满的状态,而有些学生则是成群结队的一起去逛文具店、书店或是精品店。

还有些学生则是和朋友嘻闹的在街上跑跳追逐,在路边就啃起了刚才买好还是热腾腾的**排、薯条,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夜水灵边走边想著今晚要如何才能睡好觉,不要在让她做那种羞人的春梦。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身後似乎有人在拍她的肩膀。

猛然回首,就见一名穿著奇异服装,留有一把又白又长胡须的老伯伯,对她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容。

咦?为什麽这个老伯伯要对她笑呢?她的映像中好像不认识这位老伯伯阿!

「你当然不认识我拉!初次见面,我叫月老。」他就像是读心术一样,还不等夜水灵开口,就已经先说出她心中的疑问。

当老人开口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很明显的感觉到,时间像是瞬间被停止般,没了动静。

就像是身处在不同的空间一样,身旁原本热闹喧哗的大街上,在一瞬间变的鸦雀无声,原本还活碰乱跳行走在路上的学生,也都像是被按了定格键一般,一动也不动。

奇怪,这是怎麽回是啊!心中充满纳闷和不解。

「你?月老?怎麽可能。」她还是选择了不相信,最近她遇到太多奇怪的事,这一切一定是她太累所产生出来的幻觉。

对,一定是这样没错。她安慰自己道。

「信不信由你,今日来找你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老人一旧不改他脸上慈祥的笑容。

「我们既不相识,你又有何事要对我说?」赶快消失吧!幻觉。

她在心中默念著,或许她该考虑是否在这样下去她要去看医生了,不然她一定会疯掉。

「你是不是最近都会作一些奇怪的梦?然後感情方面也不顺?」老人道。

咦?他怎麽知道?对吼!这是她的幻觉,当然会反映出她最近的状况拉!

老人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不以为意的继续说。

「这是因为你活在这个年代的时间已经要到了,而你之所以每段感情都不长久是因为,你的姻缘在千年之前,而不是在这个年代。」老人为她解释。

「什麽?你到底在说什麽?又是月老,又是千年的。」她一句都听不懂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