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强奷动态图在床上男脱女人的内衣|圣手小神

时间:2019-10-01 09:19

接到张院长的电话后,唐锐就在书房里静坐沉思,前段时间他是有意调解的,却被张院长拒绝了,难道这次是要他出面澄清事实?


张院长到来的时候面容憔悴,坐在唐锐对面,也不客套,把刘伯逼迫续约黎家供药的事一股脑说了出来。


“张老的意思是,黎家做假药!”唐锐目光一亮,这可是捅破天的事,要知道黎氏集团可是上市公司,这事要是证实了,得有多少买商遭罪,又有多少股民受损。


“这虽是老头的一点猜想,但手段毒辣之人,必无慈心。何况那桩事的病人,每日的身体报告跟每日的药方,我查了许久,并无纰漏,这点把握老头子还是有的。”


张院长医闹之后本只是有所怀疑,想要停下黎家的进货,转向国有企业进货。可是前天的会议上,黎家一方竟用了这等狠辣手段,足见用心不良已经不是一时半刻的了,张院长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


想来不知情的医院无意间害苦了多少百姓,张院长越想越是直冒冷汗,搁在桌上的老手不由得颤抖起来。


唐锐没有答话,沉思了一会,前段时间他就收到工商那边的风声,说是有不合格的药品从正阳市这边流通出去,于是让唐明月暗访,本来想揪出这颗隐藏的毒瘤,顺便给唐明月未来的官途立份首功,没想最后查到小湾村便断了线。


现在听张院长这么一说,唐锐已经觉得真凶八九不离十了。只有庞大的财团公司,用尽手段才能躲过各种调查。但是这里面牵扯太多,唐锐也不好妄下评论。


看着这个早年丧子的老人,唐锐还是义正言辞道:


“张老放心,假药一事医闹之前已经有点眉目,现在张老的猜测对我们有决定性的意义。好一个手段毒辣之人必无慈心,若真是那黎家的祸害,我也不介意无慈心一回,必定好好的毒辣他们一番。至于贵院,你们也是受害者,我一定出面给张老一个公道。”


若只是黎家一事张院长也不会今天才来跟唐锐说起此事,唐锐看到还是愁眉不展的张院长,哪会不知他心里的挂虑,便笑道:


“我家月儿自小身边少个伴,调皮的很,张老家的小宝贝跟月儿差不多岁,倒是听说乖巧着呢,要不让她俩这个暑假一起玩乐去,也好让我家月儿沾点小芳的乖巧气,张老你看怎样。”


张院长自然听出唐锐的照顾之意,心中大好,对这从小立志为民的市长也不客气,跟着笑道:“那老头家的小芳万一学了小月儿的调皮回来,老头可要找你算账的。”


两人相视大笑,正拿水果进来的唐锐妻子看着两人,嘴角也是一翘。


————————分割线————————


中午时分,一辆搭了帐篷的三轮车开在往小湾村的泥土路上,时而颠簸时而平稳,搞得车上坐不惯摩托的一人一狗翻来覆去,最后还是人握紧车把手,狗抱紧人大腿,才能平复下来。


是个俊俏白皙的小伙子,带着一副带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旁边是一只白蓝相间的二哈,车座上还有一口围着密网的笼子,里面竟是一只巴掌大的蜘蛛。


“该死的小疯子,也不说这路上颠簸的很,爷好找辆的士坐进来。”


小伙子坐定之后呼着大气,愤愤的骂道。


昨晚接到赵显丰的电话后,今天一醒来只是胡乱塞了个馒头,便从省城直奔小湾村而来,又是的士又是大巴,最后到正阳县城外围的时候,那家伙竟然说只有十几路,坐摩托进来快点,快是快,但这坑坑洼洼的路也得跟爷提个醒啊!差点把屁股颠没了。


三轮车就在小伙子的抱怨中开到了小湾村唯一的诊所门口,三轮车丢下这一人一狗一蜘蛛的奇怪组合,招呼也不打便延尘而去。


小伙子一脸怪异的看着诊所招牌,丰子诊所四个大字端端正正,只是前几个月台风吹的歪了也不见摆正下,丰子还是疯子?


没有油漆的砖头墙面一眼就能看出这是间旧屋。小伙子推门而进,只看到赵显丰正倒在椅子上呼噜大睡,还流着口水。


小伙子气不大一处来,得啊,你小子让爷大老远跑来,屁股都快坐没了,你小子倒安逸得很啊。


“小二,咬他!”


二哈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赵显丰,反而熟悉的很,一听主人号令,兴奋异常的奔向赵显丰,一个跳跃便跳到赵显丰身上,湿淋淋的舌头舔着赵显丰的脸。


正做了个与白玉珊美梦的赵显丰抖的惊醒,看到是小二哈也不见怪。嘿嘿对着小伙子笑道:“咱村的自动按摩座椅感觉怎么样,满意不?”


小伙子哼了一声放下蜘蛛笼子,径直走到客椅大摇大摆的坐了上去。冷哼哼道:


“下次再让爷受着按摩气试试,看我不抽死你。”


“哎呦,小羊仔还能咬人不成。”赵显丰打趣道。


“我是不能,我家小二跟小蛛蛛能啊,你敢试试?”肖阳摇头换脑,戏谑地道。


“别,你家小蛛蛛我可消受不起。”赵显丰显然吃过蜘蛛的苦头,自然晓得这不是什么普通的蜘蛛。


知道肖阳一路赶来必定还没吃饭,也不多说废话,赵显丰便带着小羊仔随便找了摊面馆打了牙祭。期间赵显丰把巨灵湖的事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肖阳一碗汤粉刚好连汤带粉一起吃完,放下碗筷,一脸怪异的看着赵显丰道:“你能杀了它活着上来,可真是踩了狗屎运。”


赵显丰当然没有说用金针一事,毕竟这等玄妙的事他自己也说不清。闻言故作打趣地说道:“你还别说,那天我真踩了狗屎。”


肖阳鄙视地看了一眼赵显丰,多年上下铺兄弟,知道他有事不方便说,也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