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饥渴的留守妇女_快穿肉多一点的小说

时间:2019-09-30 08:19

张超摸了下鼻子,掩饰尴尬,问道:“要什么?”


“一瓶水溶,一瓶脉动。”女生说完还不忘舔舔嘴唇,眯着眼睛,抛来一个挑逗的媚眼。


“10块。”张超道。


“就凭我们的关系,老板还要钱?”女生把双手手肘柱在吧台上,对着张超吹了口气。


“我们有啥关系?我们啥关系也没有,你可不要乱攀关系,”张超从墙角里抽出写着小本买卖,概不赊账硬纸板,摆在了女生的面前,伸手道,“10块。”


“老板,我刚才好看吗?”女生将纸板推到一旁,又问道。


“不穿更好看,又大又圆,”张超上下打量女生,话头一转,道:“不过和我没关系,10块,谢谢。”


“原来老板喜欢不穿衣服的啊,那好吧,那就满足老板的愿望。”女生轻轻的拉开了胸前的蝴蝶结,那和布条没两样的小布兜瞬间敞开,两只白兔直接跳跃出来,颤巍巍的打着招呼,女生又问道:“这样,还要钱吗?”


“咳咳……”张超好悬被水噎到,他没想到女生这么豪放,急忙道:“我说妹子,这可是公共场合,注意影响,被我看到了没事,被别人看到了就有不好啦,我看你是丝毫不顾及你男友的感受啊。”


“没准一会儿就分了,”女生又四处看看,道:“原来是公共场合啊,那我现在叫非礼岂不是正好,非礼呀,非礼……”


“为了两瓶水至于吗?兔子也让看了,还污蔑我,至于吗?”张超也真是无语了。


“为了两瓶水不至于,可我就是想勾搭你啊,”女生探身凑近张超,小声道:“刚才做、爱时,我满脑子都是你,想想都刺激,诶呀,受不了了。”


“女侠,饶命,老衲道行浅薄,消受不起,这两瓶水就算小的孝敬的,你赶紧回屋吧。”张超败退了,遇到子弹都打不透的厚脸皮,还能怎么样,就算他耍流氓,没准这妹子还求之不得呢,到时候还真不好说谁吃谁的亏。


“真不好玩,”女生从小内内出拿出了手机,扫码付了钱,道:“不占你便宜,钱给了,一会儿通过一下我微信,我看老板挺有意思,回头我介绍几个妹子给你。”


然后,女生将胸前的布兜重新系好,又把手机塞到了两峰之间,拿起两瓶水向回走去。


见女生走远,张超小声嘀咕到:“刚才操场上也没见这么豪放啊。”


正在往回走的女生,瞬间站住了,她转过头,盯着张超道:“原来是你告的密,你怎么这么缺德!”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张超一脸无辜。


“姑奶奶今天记住你了,从来都只有我搞别人,没有别人敢搞我,今天竟然让你给搞了,你牛逼。”女生气冲冲的往回走去。


“什么搞不搞的,你别冤枉我。”张超越说越心虚。


“你等着,这仇我记下了,只要我在一天,你就准备永远的当单身狗吧,全给你搅黄了。”女生甩头走了。

“我这是招惹谁了,这不神经吗。”张超感觉很冤,可对这种明显不是正常人的女生他还真没办法,敢光明正大用兔子勾引人,谁受得了,他心中默念,“祝福你兄弟,祝你头上的帽子一顶接着一顶,默哀三分钟。”


可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没准那一对根本不在乎呢,张超记得他上大学的时候,就见过类似的情况。


有一个男同学,一个月换一个女友,绝对不会有超过三十天的,整个大学换了四十多个女友,可女生依然飞蛾扑火的扑上去,他大学毕业去了日本,说是学习贸易去了,张超才不信。


还有另一个女同学,那更牛逼,人送外号小野猫,她曾经把一个宿舍八个人里的七个都睡了,大学四年更是完成了百人斩,算算时间,平均半个月不到就会换一个男友。


就这样一个近乎放荡的女生,大学刚毕业就结婚了,嫁的还是个富豪,豪车豪宅住着,让人跌破眼镜。


扯的远了,就在张超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手机响了,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张超问道。


“老同学,是我啊,听不出来了,这才多长不见就不认识了,你可真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是陈梦吧?”张超试探性的问道。


“算你有良心,”陈梦在电话中说道,“我晚上九点的高铁,你来火车站接我吧,来到你这一亩三分地,求收留。”


陈梦要求都提了,张超自然不能拒绝,就回道:“那好,我在火车站外面等你,不见不散,这是你电话吧?”


“对,是我电话,打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微信也是。”陈梦说道。


其实,陈梦并不是张超本学院的同学,而是艺术学院的学生,一个长腿大美女,身高不比张超矮多少,校花级别,追求者甚多。


当初,张超是通过自己女友认识陈梦的,她们两个是同班同学,一来二去玩得熟识了,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现在,张超也与他前女友分手了,反倒是与陈梦还能保持联系,不得不说,人际关系的复杂。


在大学期间,有一点很奇怪,校花级别的陈梦并没有谈男朋友,一直单身。


张超刚挂断电话,826的房门便打开了,女生探出头,望着张强说道:“是一个女人的电话,你们很熟,哼哼,你等着。”


“喂喂,你想怎么样?你要再这样无理取闹,你们俩给我滚蛋,房子不租你们了。”张超威胁道。


“那我就投诉你。”女生威胁道。


“我把你今天在乒乓球台的事情告诉给学校。”张超同样威胁道。


“谁知道是我?再说,就算知道是我又怎么样,我又不怕,明天我就去领证。”女生无所谓道。


“姑奶奶,你想怎么样?”面对这种滚刀肉,张超无奈了。


“不想怎么样,就是要报复你一次,仅此而已。”女生轻蔑的看了张超一眼,甩门回了屋子。


“这是什么人啊。”张超有些生气,真想将女生轰走。


就在这时,刘晓薇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张强,我晚上去不了你那儿了。”刘晓薇电话里歉意的说道。


“怎么了,晓薇?”张强追问道,他可不想到嘴的鸭子飞了。


“那个,我来事儿了,”刘晓薇有些不好意思,紧接着又说道,“而且,我妈叫我回家。”


“那你这几天多注意,别沾凉水,别吃凉的东西。”张强叮嘱道。


“嗯,知道了。”刘晓薇轻声应道,心中感觉很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