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做鸭子的经历真实经历

时间:2019-10-01 08:57

张青一抖,只听男人低缓冰冷的语气,“我看你很想把工资往46块钱发展?一个四十多岁娶不到老婆的男人,用你教我怎么追女孩?”

张青:“…………”

真是的,追女孩子段数low还傲娇还鄙视别人,活该太太不光顾你!

顾爽爽一肚子气回到宿舍。

门刚打开人就被拖了进去!

眼前赵晓儿毛孔粗大的脸,“女学生和男教师,办公室两小时!爽爽,你把我大男神怎么了?”

“是他把我怎么了!”顾爽爽咆哮。

瞬时一屋子怀疑外加嫉妒的目光,狂往她身上。

顾爽爽无语:“不是那个怎么……”

周蓓拍胸口,“我就说嘛,就算你E我大男神也看不上啊!他开宾利慕尚耶。”

顾爽爽扯嘴,“租的。一天一千。”

“他穿的那身西装,目测手工缝制!”

“租的……”

“还有他那块腕表,看着就不是一般的名贵。天哪,真是与生俱来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高贵……”

“全特么是租的好吗!”顾爽爽忍不了了。

众女冷煞看过来――

话都说到这里,她也不瞒了,反正他诈骗在先,“我告诉你们,你们花痴的这个男神老师,真身是酒吧男公关!看他那张妖孽脸和完美身材就知道啦!怎么成了大学老师我目前还没搞清楚,初步猜测,不是和学校某女领导睡了就是和男领导睡了要不就是男女都睡了!”

一通吼完,心情那叫一个爽!

可是妹子们看她的眼神,怎么回事?一道比一道阴冷,然后,她被五百只鸭子群攻了……

“顾爽爽!我大男神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这样诋毁他?”

“就是啊!他风度翩翩,高贵冷漠,气质成熟,一看就是霸道总裁级别,怎么可能是夜总会男公关!”

赵晓儿跟她关系最好也忍不住说:“爽爽啊,不能因为罚站你就背地里说人坏话,你逃课迟到在先,男神老师很仁慈了。”

顾爽爽简直气哭,“我没骗你们,他真是!收费十万块,学生打五……”

尼玛差点把招瞟说漏嘴了……

“怎么不说了,编不下去了?”众女鄙夷。

顾爽爽百口莫辩。

想来想去都是那混蛋的错!长得好看就是占便宜啊,行,等我抓到你接客的证据贴在学校公告栏上,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还没等抓到接客,她又腹黑狼被狠狠欺负了。

周五的课上,这无耻的又奴役她,去办公室给他拿教科书,擦黑板,继续站在窗子给他挡太阳……这些都能忍!但他居然当着那么多同学在大庭广众下对她……

事情还原是这样的――

课堂内容进行到‘人体曲线与服装设计和材料’,某人就顺理成章要找一个模特。

顾爽爽当时正卖力擦黑板,男人的镜片反了一下光,她还没明白咋回事,小腕子被他大手攥住。

“这位逃课又迟到的同学,当一下模特。”

逃课迟到逃课迟到……特么叫上瘾了?!

顾爽爽忙着气愤这,等回过神,某人已站在她身后,骨节分明的大手,带着性感微凉的温度,按住她的小肩膀。

同学们的视角看不见,可顾爽爽却感觉到背脊一热,他站的太近,男人的胸膛和他身上馥郁的气息……

尴尬,顾爽爽脸就烫得不行,可他若无其事严肃讲课,好似无比正经的样子,反倒让她不好别扭什么。

时间一久,顾爽爽渐渐地有些招架不住,底下座位上那么多同学一双双目光,她又动弹不得,任他漂亮的手在她身上隔空比划。

“服装设计着重面料,更能突显女性之美,”他说到此处,拎了拎顾爽爽的上衣,“我们模特穿的布料,廉价粗糙,大家看,穿在她身上松垮,是不是老土又显胖?”

顾爽爽:“……”

忍了,希望快点让她下去!

内心还没怒吼完,身上突然一紧!

低头看,才知道他从背后抓了她的上衣,一寸寸束紧,男人低沉的声线悠扬:“……把衣服改小到这程度,模特的身材是不是就凸显出来了?所以服装的剪裁设计也很重要。好,这部分讲到这里。”

他松开她衣服,顾爽爽舒口气,却突然感觉到他的手放在她衣服上,渐渐下压,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碰了一下她的腰际,很轻的一下,却留下了独属于男人掌心的温度。

在她震惊时却又很快离开,掌控有度,快到她分不清他究竟是故意摸那一下还是不小心触到了一下。

顾爽爽满面气愤通红地转身去看他,却见男人一脸沉铸如常,高深莫测的只是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隐隐有什么在荡漾。

他瞧她一眼,挑了薄唇:“还杵在这,喜欢罚站?”

“……”

道貌岸然!老不正经!枉为师表!

顾爽爽深吸口气,兔子般微微红了眼,可以肯定他是故意的了!欺负她,坏透了!大坏蛋!

今后的课是暗无天日了,今天能随便叫她上来当模特,明天指不定是什么,她还能任他欺负了?

必须反击!

下课后。

顾爽爽拦了辆计程车,“师傅,跟上前面宾利。”

老娘二百七十块身家拼了,任性打的全程跟踪!就不信拍不到你接客!

十字路口。

车后座蹙眉抽烟的男人,深邃眼眸静静盯着后视镜。

红灯一过,男人薄唇轻启:“左浩,改道回公寓。”

张青一愣:“沈总,马上四点,董事级会议,”

“延迟。”

前面四道疑惑的目光。

他轻轻把玩着手里燃了一半的烟,敛下的眼眸深沉却又邪气,“太太生气了,我在课堂上欺负了她,忍无可忍了吧,跟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