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园里的老头吸奶玩弄—趴在办公桌上从后面

时间:2019-11-08 17:05

「……我说紫王队长,为什麽你也跟来了啊?」

被浇了一盆冷水的郑冽,没好气地板起死鱼眼来,回过头看向一副我行我素的紫王。

「就是说啊,紫王队长!你又不是第六小队的人!」

紧接在郑冽之後,是双手插腰一副盛气凌人的虎骁,顶着赤色红发的他在烈焰阳光下,看起来更加格外醒目。

被公园里的老头吸奶玩弄—趴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进|群雄包围

基本上,虎骁只要想到多一人随行,就有可能多剥夺他和郑冽独处机会,虎骁心里头就是很不爽。

「嗯,照理来说,您应该待在保护局内,等待上头发派下来的单人任务,而非和我们一起参与此次的团队任务。」

「白琅,刮别人胡子前先自己看一下镜子。你这第一小队的家伙,不安分待在刹雪底下工作来这里干什麽。」

紫王横了对方一眼,口气相当不以为然。

「呵,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属下和您可不同,属下是收到苍鹰队长的请托,表示此次任务需要一名医护人员随行。当然,属下也经过刹雪队长允许後才来支援。这样的答覆您满意吗?紫王大人。」

迎着沙漠热风、一身笔挺白色军服微微飘扬摆荡,白琅推了推眼镜,嘴角微微上扬。

被公园里的老头吸奶玩弄—趴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进|群雄包围

在旁看到这幕的郑冽,不知为何有点感慨。

记得刚认识白琅与紫王时,这两人的互动还没这麽火药味十足。特别是白琅,曾几何时,对紫王必恭必敬的态度已渐渐消失……

她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但肯定有什麽东西在这两人的关系中,脱落了。

被公园里的老头吸奶玩弄—趴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进|群雄包围

「咳咳,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

身为正规队长的苍鹰终於跳出来、似乎想化解目前对峙的状况。於是,我们的苍鹰队长面带微笑、接续道:

「我们是为了任务而来,而不是为了与一个擅自跑进别人队伍的人争吵。知道了吗?各位第六小队的成员与白琅先生。」

——这家伙才是存心吵架的人吧!

听完苍鹰发言的郑冽,在自己的心底这般OS。

「哼,总之我有我的目的,我也懒得插手你们的任务,不要到时还要我协助。」

紫王冷哼一声,双手环xiōng,酒红色的目光别往他处,依旧是一副「你们奈我如何」的高傲表情。

「怎会呢,紫王。还请你别干扰我们小队行事就好,我家的队员们会很困扰的。」

苍鹰脸上的笑容没有改变,只是任谁看了都心知肚明,那不就是典型的笑里藏刀吗……

郑冽忽然觉得头变得好沉重。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一个队伍里有两名队长……她有种预感,这将是一场龙争虎斗的开始。

只不过。

紫王参与这趟任务目的,究竟为何?

似乎只要紫王不明说,她恐怕是不会了解背後的原因。

当郑冽的思绪一直深陷下去,不远处掀起一阵滚滚黄沙。在漫天砂砾的包覆下有道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直奔而来。

刹那,面前的沙堆顿时冒出一道黑影,乍看之下足足有一层楼之高!

在黄沙散去之後,众人才得以看清眼前的庞然大物。

「这、这是……!」

眼睛直直地盯着正前方。

郑冽的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映入眼帘的真相是——

「郑烈队员,在此为你介绍一下。」

相较於郑冽的震惊,无论是发言的苍鹰,还是紫王、虎骁或者是白琅,皆是一副习以为常的平静神色。

「这是撒东沙漠专有的特快车,沙漠族群的大型座骑——砂之龙。」

苍鹰一边说道,一边步向郑冽眼前的巨大生物。

至於苍鹰口中所谓的「砂之龙」,在身为人类的郑冽眼中,无非是一条放大了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庞大蚯蚓!

郑冽依旧是惊讶地阖不起嘴来,在好奇心的鼓动下,她慢慢靠近面前的「交通工具」。

拉近一看,对於砂之龙又有不同的发现。

虽然牠像极了蚯蚓,但砂之龙的头部、可能是双眼的部位缠绕着一条黑布,与砂砾颜色相近的躯体上,看似柔软却覆有一层细小鳞片,彷佛就像是牠的贴身盔甲一般,在沙漠炽烈的阳光下折射着隐隐光辉。

郑冽正打算伸手碰触,却在掌心即将贴合的瞬间一顿、回过头来弱弱地问了一句:

「呃,摸牠会咬人吗?」

「你当牠是狗啊!真是蠢够了你!」

额前马上爆青筋的紫王,显然受不了大声怒吼。

「唉呀,紫王,你就是这种态度才会吓坏队员。」

苍鹰叹了一口气,他无视於紫王凶神恶煞的回瞪,悬起笑容就走向郑冽,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咳咳,砂之龙基本上很温驯,而且这只是豢养过的,轻轻地触摸牠是不会惹来攻击的。」

苍鹰像是为她示范一般,一手率先覆在砂之龙的毛鳞上,另一手则牵起郑冽、一并贴往砂之龙的躯体。